上海国际物流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上海律师李大军海事海商货运代理合同纠纷裁 [复制链接]

1#


  1、货运代理企业接受契约托运人的委托办理订舱事务,同时接受实际托运人的委托向承运人交付货物,实际托运人请求货运代理企业交付其取得的提单、海运单或者其他运输单证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万户公司既接受契约托运人威嘉公司的委托,又接受实际托运人裕冠公司的委托出运货物,依据《海上货运代理纠纷司法解释》第八条规定,裕冠公司作为实际托运人有权要求万户公司交付正本提单,万户公司在取得提单后亦应首先交给裕冠公司。本案中,万户公司在裕冠公司未明确表示不需要正本提单的情况下,即将正本提单直接交付威嘉公司,致使裕冠公司丧失货物控制权,对裕冠公司未能及时收回货款存在明显过错。同时,裕冠公司未及时行使权利,在货物出运后近六个月才向万户公司主张交付提单,对自身损失亦有一定过错。原判依据双方当事人过错大小,认定万户公司对裕冠公司的损失承担60%赔偿责任,并无不妥。


  2、委托人以货运代理企业处理海上货运代理事务给委托人造成损失为由,主张由货运代理企业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货运代理企业证明其没有过错的除外。


  优耐特公司的货款金额,优耐特公司在原审中已经提交了出口报关单以及各方之间的电子邮件等证据予以证明,泰航达公司认为货损不足美元,以及收货人未支付货款原因是货物存在质量问题,亦仅有FMI公司在邮件中的单方陈述,且前后也存在不一致之处,故泰航达公司相关主张依据不足,不予采信。


  3、货物的毁损、灭失的赔偿额,当事人有约定的,按照其约定;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民法典合同编相关规定仍不能确定的,按照交付或者应当交付时货物到达地的市场价格计算。


  案涉货物报关单注明货值为欧元,扬程公司的国际快递面单上亦手写标注“申报欧元元”,根据当时汇率折算成人民币约为40余万元。此外,为出运案涉货物,戴某已实际支出口罩采购成本元、运费元。考虑到年4月,口罩系属货物到达地的防疫紧缺物资,故原审综合考虑货物报关单货值金额、疫情期间口罩市场行情等认定扬程公司应赔偿戴某货物价值元、货物运费元及可得利益8万元,并无不当,予以维持。


  4、我国海商法并无契约托运人与实际托运人应连带承担责任的规定。


  案涉提单虽记载托运人为易霆公司,但易霆公司明确表示其从未委托出运涉案货物,而德兴公司在诉讼中确认系其借用易霆公司名义办理订舱业务,故原判认为现有证据无法证明易霆公司为托运人,有相应依据。至于达飞集团上诉提出根据德兴公司向原审法院提交的《货物运输条件鉴定书》载明委托单位为易霆公司,在德兴公司确认系其借用易霆公司办理委托鉴定,易霆公司亦否认其曾向上海天科化工检测有限公司委托鉴定时,本案中亦无其他证据印证该委托行为系易霆公司所为的情况下,仅凭上述鉴定书记载的委托单位尚难以认定易霆公司为本案托运人。


  5、货运代理企业在从事涉案货运代理事务中存在一定过错,对此货运代理企业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速帮公司接受建豪公司的委托后,应当谨慎妥善处理相关委托事务,根据双方提交的
  6、人民法院应根据书面合同约定的权利义务的性质,并综合考虑货运代理企业取得报酬的名义和方式、开具发票的种类和收费项目、当事人之间的交易习惯以及合同实际履行的其他情况,认定海上货运代理合同关系是否成立。


  普鲁登公司与喔凯公司之间并未签订书面委托合同,但普鲁登公司接收喔凯公司涉案货物后,在向喔凯公司开具的增值税发票“应税劳务、服务名称”栏内注明收取“国际货物运输代理服务费”。因此,一审法院认定本案双方存在海上货运代理合同关系,有相应事实和法律依据。


  7、有偿的委托合同,因受托人的过错给委托人造成损失的,委托人可以要求赔偿损失。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举证责任分配规则。


  本案系海上货运代理合同纠纷,海创公司作为货运代理人已提供证据证明案涉货物被海关罚没,嘉茂公司没有提供证据证明海创公司对此存在过错,其要求海创公司承担赔偿责任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结果并无不当,应予维持。


  8、转委托需要经得委托人同意,否则由此产生的法律后果由受托人自行承担。


  双方对于钱某并未发出电放指示,但货物已被放行的事实没有争议,故应由源源公司举证证明其在代理过程中没有过错。源源公司称已将订舱等事宜转委托泽运公司,但因双方委托合同没有约定转委托权限,源源公司的转委托行为也未获得钱权的同意或追认,故应由源源公司对泽运公司的行为承担责任。根据源源公司提供的
  9、对于受托人为处理委托事务垫付的必要费用及受到的损失,可以向委托人要求偿还。


  美洋公司作为货运代理人按道森公司要求完成订舱,已履行了委托事项,其为处理涉案货物在目的港无人提货所垫付的目的港费用,合理部分应当由作为委托人的道森公司承担。


  10、委托人以货运代理企业处理海上货运代理事务给委托人造成损失为由,主张由货运代理企业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货运代理企业证明其没有过错的除外。


  永泰公司系专业的货运代理公司,应当熟悉自身货运业务中需要申报的美国ISF信息及具体流程,其可以在缔约过程中向艾尔玛公司具体说明艾尔玛公司应当提供信息的内容。即使在合同履行过程中,永泰公司也可以在货物装船前24小时向美国海关申报包括收货人税号在内的ISF信息。但是,永泰公司未在缔约过程中向艾尔玛公司就自身业务作出针对性的提示说明,也未在装船前向美国海关申报ISF信息,而是在装船出发后才提出收货人税号问题。永泰公司有关案涉货物存在问题的推断也属依据不足,就此,一审法院已做了明确说明。可见,就案涉海上货运代理合同未对“收货人税号提供”作出特别约定以及货物被贸然出运、退运,永泰公司均存有过错。

来源:网络

上海李大军律师,为您提供专业法律咨询,


  


  本文图文转载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学习参考,禁止用于商业用途,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