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国际物流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b日政坛争夺首相前哨战的台前幕后b [复制链接]

1#
白癜风扩散的症状

日政坛争夺首相前哨战的台前幕后


环球在线消息:“福田康夫退场,安倍晋三稳操胜券”——这已经是一个无法改变的事实。问题是:谨慎的福田为何不前不后,选择在日本战败纪念日8月15日之前的7月21日(也是日皇裕仁谈话笔录公布的第二天)作出“不出马”,挂上“免战牌”的决定?这一决定对于日本今后的内政与外交走向(包括靖国神社参拜问题)究竟意味着什么?


有关上述问题,可以分成两个层面探讨。其一是福田的个性与作风问题;其二是福田的政治主张与哲学,或者说支撑其政权(假如顺利诞生)的究竟是哪一股势力。


针对福田康夫的个性与作风,赞美他的日本传媒称之为对功名利禄看得十分淡,颇有君子风度的绅士;抨击他的人却认为他是一个不打没有把握之仗,只想坐享其成,等待黄袍加身的“怕输型”政治家。


不过,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谁都不认为福田自己所说的“从未考虑出马”是由衷之意。理由很简单,假如福田真的从一开始就没有问鼎中原的野心,他何苦在今年的四五月间风尘仆仆周游列国,并在日本国内四处大谈国内外政策,作角逐自民党总裁状?


关心福田政治股票起落的日本传媒都不忘详述福田下列几个令人瞩目的活动。


高举“福田主义”大旗


首先是在4月25日东京都内一家大酒店的演说中,福田康夫特别提到其父福田赳夫1977年在马尼拉发表的“福田主义三原则”,主张推行新亚洲外交政策。他曾说,“与中韩争执并未带来任何好处”、“今日的状况必须早日结束”。各方认为,这是福田对小泉现有外交路线的强烈批判和挑战,也可视为其角逐党总裁的出马宣言。


紧接着,福田以特别嘉宾身份飞往约旦出席其父于1983年参与创立的前首脑高峰论坛(国际行动理事会)第24届年会,并周游中东列国。尽管接近福田的人表示这与自民党总裁竞选活动无关,但敏感的政论家认为这是福田康夫有意借其父的政治遗产抬高身价,吸引国内外媒体注意力的手法。


寻求白宫与财界认可


至于从5月10日至17日的美国之旅,更被视为是福田为寻求华盛顿认可的一个大动作。在这次访美行程中,既非自民党党要、亦非现内阁成员的福田可说是受到极不寻常的高规格接待。他既见到了美国国务卿赖斯,也曾与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恳谈。


从美国归来,福田意图角逐自民党总裁的激情更是流露无余。在5月27日名古屋的一个演讲会上,福田就对小泉为其参拜靖国神社进行辩护的谈话予以正面批判。他说道:“头面人物之间与国民之间都感情用事,这是最低劣的。”


不仅如此,他还针对下届政府面对财政赤字的问题发表讲话,表示支持提高消费税。


福田既批评小泉参拜靖国神社的“情绪化”,主张树立新亚洲外交政策,又大胆倡议提高消费税,以图削减国家财政赤字。就在这前前后后,观察家注意到日本财界也有所配合和反响。最明显的便是日本财界团体经济同友会发表了有关日中关系的声明,力劝当局慎重考虑靖国神社参拜问题,以图打破日本与邻国无法对话的僵局。不少人士认为,财界团体的这一表态及当时主流媒体一改往日的态度,积极报道海内外(包括美国)不满小泉外交的声音,无疑是对福田强有力的支援。


与此同时,各项民意测验显示,福田的支持率正扶摇直上,逼近安倍。


七十大寿 急流勇退


但在6月之后,福田之斗志却呈现衰退之迹象。进入7月,福田实际上已开始在打退堂鼓。据日本媒体报道,就在他七十大寿(7月16日)的数日前,福田已透露无意问鼎首相宝座的心境,大谈人生七十古来稀之哲理。


这前后不过三四个月的时间,究竟真正促使福田知难而退的最大因素是什么?迄今在日本还是一个谜。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谁也不相信福田的放弃与其年龄有关。恰恰相反,正因为他已年届七十,如果他要攀上首相宝座,这是最后的一个机会。不少日本媒体都表示,福田之卖点与机会,原本就是建立在小泉及其意中人安倍在有关问题失策的基础上。《每日新闻》在其社论中指出,不少国民期待政治家将靖国神社问题列为争论的焦点,进而彻底解决。该报对福田不出马竞选而令此次自民党总裁角逐战失去了悬念,大感失望。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认真分析,福田与小泉、安倍之间,除了在靖国神社问题的应对手法与策略上略有差异之外,本是同根生(自民党森派)的三者之间,基本思路并无太大区别。


从2001年4月小泉政权诞生至2004年5月福田辞职为止,身任内阁秘书长的福田实际上肩负起了小泉内阁总揽外交事务的重任。日本海陆空三军被派往伊拉克、揭开战后自卫队武装前往国外发生交战区域序幕等重大决定,无一不是在福田的积极参与和推动下实现的。福田与白宫众多高官显要的牢固友谊,也建立于斯时,足见福田之鹰派与亲美色彩,一点也不逊于小泉和安倍。即使这回福田有意借助其父的外交大旗,即外务省一向最爱贩卖的“福田主义三原则”,其实他也和小泉一样,早把三原则中最受各方评价与重视的“日本保证不成为军事大国”这条悄悄抽掉,而只剩下“二原则”。


鹰派和鸽派各守上下限


也许,日本媒体津津乐道的福田“鸽派”色彩,主要体现在这两件事上:一、在2001年小泉首次参拜靖国神社前夕,身任内阁官房长官的福田曾建议小泉不要在8月15日参拜,而改为8月13日。二、积极筹划与推动“国立战殁者墓地”构想。


从这个角度来看,福田康夫在靖国神社问题上,与其说是在与小泉、安倍打擂台,不如说前者比起后者更讲究外交手腕和灵活战略。如果说安倍亦步亦趋模仿小泉是要守住保守阵营“合祀”与“正日(8月15日)参拜”的上限的话,福田的角色就是坚守与“分祀”或许挂钩、实体不明的“国立战殁者墓地”的下限。所谓“鹰者”、“鸽者”之别,仅仅如此而已。难怪一部分日本媒体认为,福田与安倍股票之涨落取决于日本与邻国关系之“紧”与“松”。中日、韩日关系闹得越僵,福田出场的机会就越大。反之,也就没有劳驾老福田出马的必要了。


日本媒体注意到,进入今年6月,原本在靖国神社问题与东海能源问题上闹得满城风雨的中日关系呈现了略为缓和的现象。其一是中日外长恢复了历经一年不接触的会谈;其二是日本政府解除了前一年度对华冻结的748亿日元贷款。加之在朝鲜导弹问题上,中国也参与了日本自视为其外交成果的“非难朝鲜”的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案。与安倍的基本看法原本就无太大差异的福田已丧失了其独特、有利的筹码与身价,更遑论黄袍加身的可能性。


虚虚实实的试探气球


至此,“怕输型”的政治家福田知道已无角色可以扮演。与其与晚辈安倍一决“康三之战”而落得“败者”之名,不如摆起长者与绅士的姿态,打着“国益”旗号,叹声“老矣”而匆匆退场。至于“日皇裕仁谈话笔录”和福田退出角逐战之发表日期只是一日之差,这究竟是巧合还是另有玄机,还有待进一步的观察。“日皇裕仁谈话笔录”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有“一流政治家”之称的日本天皇裕仁对甲级战犯奉祀于靖国神社表示不愉快,该作何解读?日本国内论坛正在大争大吵。裕仁对靖国神社奉祀甲级战犯牌位之不满与亚洲人民反对日本领导人参拜美化“军神”(特别是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是不是一回事?也有待进一步的具体分析,不可轻易混为一谈。


不过,应该指出的是,就在四五月间福田在等候小泉、安倍在靖国神社问题上碰壁,以便收拾外交残局而坐享其成的时刻,安倍阵营也有所动作。一方面,有迹象显示日本方面在游说或试探邻国是否容忍未来首相安倍在任期间只参拜一次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安倍本人在4月悄悄到靖国神社参拜,而迄今对此采取“回避评论”的态度。对此,民主党党魁小泽一郎的评语是:如果出于自己的信念,要参拜就应堂堂正正的参拜。他对安倍此举感到不可思议。


偷拜“军神”的如意算盘


不过,不管各界对安倍此举感受如何,安倍的幕僚也许正在为其偷拜“军神”之成功而暗暗自喜。在一篇细数安倍4月参拜(其实是“偷拜”)对其参加自民党总裁角逐战之“得”与“失”的文章中,《东京新闻》的一名分析道,其负面影响是引起了中韩的不满,及日本财界对中日贸易恶化的担忧。但其正面效果是,从现在开始到明年年底为止,安倍可以处在“自由自在”的地位。因为,如果按照小泉一年一度参拜的原则,他已提前履行了参拜的“任务”。至于在明年年底之前是否要参拜,他可以根据那时日本国内舆论之走向及中韩两国之反应而见机行事。这也许真的就是安倍的如意算盘。


呜呼!一国首相候选人在角逐战还未尘埃落定之前,想的竟是如此这般的好主意。“听其言、观其行”的论者,可以免矣!至于小泉勇于在8月15日参拜,固然完成了他扮演“神风首相”的个人美梦(“有终之美”),但其举止将给日本及其接班人安倍晋三带来何等惨重的损失和负面影响,恐怕要远远超乎其想象。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